行业资讯

买到假化肥,损失约30万!

2019-11-04 20:55:42 斯达化工 0
农户称家中出现水稻减产、龙虾死亡,损失约30万元,检测发现,家中使用的化肥不合格!!!
  而常年售卖化肥的商家拒不承认卖过问题化肥,农户也拿不出在此处购买化肥的证据,双方就此争执不下。目前,农田因已重新下苗无法定损,且执法部门无商家售卖假化肥的证据,农户该如何维权成为难题。
  农户自述
  买到假化肥,损失约30万
  连云港人吕福兴几年前来到江苏省镇江市句容市,承包了260亩田地,用于种植水稻,常年在丹徒宝堰镇上的一家农资产品经营部购买农用物品。2016年和2017年,他的水稻收成仅200公斤/亩,而正常的收成在600公斤/亩。起初他不知何因,直到去年二三月份,由于部分农田改成稻虾共作,他发现水稻田里的小龙虾大面积死亡,这才怀疑是化肥有问题。
  随后,他先后找到句容、丹徒、镇江农委部门,其中句容市农委帮他找到浙江省化工产品质量检验站有限公司,检测了他家的“联康”复合肥,笔者在检测报告上看到,“受检样品所测项目中总养分的质量分数、有效磷的质量分数、钾的质量分数不符合标明值要求。检测结论:不合格。”
  吕福兴据此认为,水稻减产、龙虾死亡正是因为使用了这些不合格的复合肥,他希望农资产品经营部赔偿他的经济损失约30万元,“对方一会儿说化肥没问题,一会儿说帮我找厂家,反正就是不解决。”吕福兴同时了解到,他家的所谓“联康”化肥,在2009年就已经停产了。
  赔偿的事情尚未达成一致,农资产品经营部却将吕福兴告上法庭,因为吕福兴一直都是先赊账后付款,农资产品经营部根据凭证向吕福兴索要各种农资产品和欠款等费用7.5万余元,一审吕福兴败诉,上诉后经调解,吕福兴同意给付货款6万元。吕福兴说,其他如农药在内的费用他会给,但化肥的钱他不能给,“2018年,我从农资产品经营部那买了400包复合肥,共20吨,由于时间过长,我这里保留的票据是92包,经调解,这92包的钱不要我给了,说明化肥是有问题的。”他说。
  吕福兴还出示了一份丹徒区农委的询问笔录,其中农资产品经营部工作人员包和虎说明了他卖给吕福兴化肥的一个来源,宝堰镇上一个种田大户欠包和虎8万元没还就跑路了,收到当地村负责人通知后,包和虎便去种田大户处拖了56袋肥料回来,他自己用了36袋,后以每袋115元的价格卖给吕福兴20袋。吕福兴说,从发现问题到现在已有一年半时间,但执法部门没有给包和虎任何处罚,自己主张的经济损失也未得到赔偿。
  两地农委
  无售卖假化肥的证据
  带着吕福兴的疑问,上周,笔者来到丹徒区农委行政执法大队,参与过询问的执法人员赵先生告诉笔者,去年接到吕福兴的反映后,他们立刻展开调查,询问了包和虎,也去店里查过,未发现与吕福兴家一样的复合肥。包和虎只承认卖过肥料给吕福兴,不承认送检的化肥是自己出售的,吕福兴也无法证实送检化肥是从此处购买。
  赵先生还说,虽然化肥是在丹徒销售的,但事发地在句容,建议吕福兴去句容反映。随后笔者来到句容市农委行政执法大队,一位男性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称,该事应该由丹徒农委进行查处,当初他们出于好心,帮吕福兴送检了化肥,且未收过吕福兴检测费,所以未通知包和虎。这位工作人员当着笔者的面拨通了市农委一位工作人员电话,对方称,该事应由丹徒农委处理。这位工作人员还说,自己不能跨区处理,而且目前也无证据证明有谁在售卖假化肥。
  销售方称
  从来没卖过假化肥
  笔者又来到包和虎工作的宝堰镇益农植保技术专业合作社,包和虎不在,一位女性工作人员称,一切按法院调解内容办,至于为何免去92包化肥的钱,她说是吕福兴理解有误,这是双方协商的结果,不代表化肥质量有问题。同时,她表示,吕福兴家中的“联康”化肥店里从来没有卖过。紧接着,笔者又电话联系了包和虎,他说不存在免去92包化肥钱的事,是双方调解抹掉了零头凑整,他从未卖过不合格化肥,对于他卖给吕福兴的20包化肥,他说并非抽检的那批。
  采访中,关于吕福兴提到的损失,村里工作人员表示,吕福兴未及时请专业人士到田里鉴定,而现在已无法鉴定,更无法定损。吕福兴说,当初向相关部门举报后,他只拍了几张田里的照片,然后就重新插苗,没有想到还要鉴定,也没有人提醒过他,他以为抽检的化肥就可作为铁证,“年年歉收,30万的损失几乎倾家荡产,没想到种田也要懂法。”
  律师观点
  农资产品必须有溯源
  江苏江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傅小景认为,农资产品非一般产品,比较特殊,必须有溯源,比如有进货渠道、售卖厂家等信息,否则不能售卖,售卖无法溯源的产品,应推定为假产品。傅小景说,如果不能讲清来源,那证明产品合格的举证责任在销售方,所以他建议消费者考虑就这20包无法溯源产品另案起诉。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